刷粉造假的阴影下,网络直播的未来将靠谁来打赏

【IT时代网锐评】过去有女子蛾眉淡扫在青楼里,遮遮掩掩,低吟浅唱,现在有网红搔首弄姿在网络上,大大方方,挤奶露臀。

又有一群人边吃外卖边对着直播视频打赏,颇有成就感地听着网络主播捏着嗲音说,“谢谢这位叫XXX的观众打赏的999朵玫瑰哟”。这样的场景总令人想到古代在青楼下簇拥着为让花魁们唱曲抚琴而争相把银子往上扔的恩客们。

在生活中,你也许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普通人,所有白富美都跟你没有任何关系。而在网络直播中,只要你花钱送上虚拟礼物,就有姑娘专门为你唱歌跳舞。于是,许多人在网络直播的平台上找到了失去已久的自信,这可能就是如今网络直播火爆的最重要原因。

从本质上而言,网络直播就相当于网络电视台,区别就在于电视节目往往都是录播好剪辑完毕的,而网络直播没存在录播。每个人都可以上直播,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主持人、自己做节目。只要节目有特色有吸引力,人人都可以成为明星。

网络直播可以让每一个参与者即时和其他在线的观众一起交流,更可以和主播直接交流,主播则可以看见每一个观众发表的言论,互动性超强。这是别的载体难以拥有的特点。

而且,要实现以上这一切几乎零成本。不管你是想做主播还是去看直播,只要你有一台电脑就一切搞定了。对于网络直播平台来说,虽然直播的技术的确是门学问,但在社会分工化日益发达的时代,市场上已出现了专业提供直播技术的服务商,有现成的底层架构接口可开放给运营言,后者接入后就立时张罗起一个网络直播平台,行业门槛实在不高。

然而,网络直播行业发展得太快,泡沫也膨胀得太快,几乎是一瞬间就成为了互联网的红海。网络直播跟当时蜂拥而上的微博、团购、打车软件的发展一样,盈利闭环还未成熟就已露出了败相。

就目前的直播市场来说,为了吸引用户,短期内实现盈利,刷粉几乎成为了行业规则。实际上,直播平台的数据造假早就已经不需遮掩,甚至假到任何人一眼都能看出来。2015年WE队员微笑在斗鱼直播英雄联盟时,其显示观看人数竟然超过了13亿。自那时起,直播平台数据造假一事便已不是秘密。

直播平台的数据造假的真正隐忧是:网络直播才被舆论热议大半年,用户活跃度就已经下滑到必须靠全平台造假才能维持了吗?

作为直播界的鼻祖,美国的Meerkat在风行半年后就开始衰退,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搭载用户入口的Twitter不跟他玩了,用户不能在使用推特的时候分享到Meerkat的内容,Meerkat也就没有了用户。今年3月Meerkat被迫关闭。

作为追随者,国内的部分移动直播平台自命不凡,认为自己有能力做成一个入口,可以吸引到足够的用户。熊猫TV不也号称砸钱迅速砸出了一个亿的用户吗?但是现有的直播平台是否能有着维系用户的能力。

如今国风直播平台约200家,相当多的一部分还没过A轮。而直播平台的盈利模式和手段仍然单一,过度依赖广告,打赏等方式完全无法回报如今的投资成本。但烧钱似乎已经成为部分直播平台继续下去的救命稻草。斗鱼带宽成本每月支出在3000万元左右,此外还需要砸钱养主播,媒体宣传等等各项支出智能依靠投融资来烧钱。烧钱,让直播如同一个鸡肋又如同一个填不满的无底洞。刷粉造假也正是行业整体盈利压力下的产物。

如果这口虚火没有去好,大量直播平台被抛弃的那天就不会太远。

假设可以在更加细分的市场上,出现实时新闻的记者直播、线下主题活动的互动直播、医疗手术直播、摄像头绑在体育运动员身上的第一人称视觉比赛直播、无人机直播、各种细分职业的直播教育课程等等,网络直播也许能走出另一条令人振奋的新道路。【责任编辑/闫红玉】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刷粉造假的阴影下,网络直播的未来将靠谁来打赏
网友评论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