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流江湖的快递小哥:撑起千亿市值 受委屈只能打110求助

夜里11点半才吃晚饭,这是快递小哥方浩创下的个人记录。

他不知道自己一天送了多少个快件,中关村写字楼里的人上班,他开始工作,写字楼里的人下班,他还在工作。

这样的生活,21岁的他已经过了4年。


“北京没什么好”

方浩的老家在河南南阳,初中毕业之后,他就离开了老家。先是跟着老乡去了天津,在一家三星的代工厂做电子产品配件。流水线上的生活对方浩而言并不难,刚去没多久他就当上了小组长,但是半年后他就离开了那家工厂。

“天天跟坐牢似的,一点都不自由。”2012年,方浩跟着另一个河南老乡来了北京,做起了快递员。

方浩不知道,他此时正进入了一个高速发展的行业当中。

2012年,作为电子商务下游的重要环节,快递业从一个默默无闻的边缘行业站在了聚光灯下,与阿里京东一起成为电商大促的绝对主角。

但是方浩的这份工作其实也没有坚持下来,他自己也记不清楚究竟出出进进快递公司多少回了。每次辞职去干点别的工作,不到半年时间又回来干快递。干快递“憋屈”了,他又出走。

快递公司是他的围城,他在这里进去又出来。

方浩来北京之后,一直住在上地,当初450元的房租经过4年之后,已经涨到了1200元。

北漂4年,他对北京没什么感情。“北京没什么好的。”

尽管对这座城市没什么好感,他也并不想回老家。在老家,与他一般年纪的人大都没什么正经工作,“混着”是老家绝大部分年轻人的状态。他不想要那样的生活。

但是快递员的生活也不是他想要的。2012年他身边有很多河南老乡都在干快递,现在很多都不干了。

“我已经打110报警了”

方浩可以找出至少十条不要干快递的原因,但是第二天一睁眼他还是要去上班。

刚入这行,他有过怨言和愤怒,但现在提起遇到的“奇葩”客户,他重复最多的一句话是“看开一点就好了”。

去年,他给银科大厦的一位女士送包裹,“当时我把包裹亲自送到了收件人手里,但她没有签字。我赶时间也没强行要她签。过了两天之后,她打电话到站点说自己没有收到包裹。她们公司没有监控,问她是什么件,她也不知道,说是朋友寄的。”

方浩非常肯定已经把包裹亲自交到了她的手里,但是这位客户就是不依不饶。

被逼得没有办法,方浩当着客户的面打了110。客户见他报了警便不了了之。

快递员最害怕的就是遇上纠纷,凡是投诉和纠纷快递站点负责人是不会出面解决,谁负责派送谁就负责到底。快递员处理得不好还会有罚款。

与那位女士的纠纷最后要通过报警才解决,方浩觉得是此前的一次送件让她恨上了自己。

方浩之前给那位女士送过一个快递,当时快递箱子有破损,送件的时候,方浩就建议她拒收。但女士拒绝了。

方浩当时就提醒她,“如果你签收了,东西出现破损就不能怪我了。”两天后那位女士打12315投诉,方浩因为这一单被罚了2000元。

送一个快件的收入是1元钱,如果出了问题每一单会被罚至少十块钱。如果是通过12315投诉的,公司不问缘由,负责派送的快递员直接罚2000元。


“背锅侠”

方浩觉得这2000块钱扣得挺冤的。快递箱子破损是在自己投递之前就已经发生了,如果那位女士拒签,这个责任落不到方浩身上。但是一旦签收,出了问题只会落到方浩头上来。

至于快递为什么会破损,方浩说,可能是运送过程中造成的。转运中造成的快件遗失和损坏公司其实是查不清楚的,很难说是谁的责任。最后的结果就是,负责最后一公里投递的快递员成了“背锅侠”。

方浩说:“公司的群里整天发的都是这些事,投诉扣钱之类的,我都习惯了。”公司处理投诉的方法就是扣钱,每一桩投诉背后都有一名快递员被罚款。

相比起送件,方浩更愿意收件。他给TechWeb算了这样一笔账,送一个快件可以拿1块钱,但这1块钱背后还承担着被投诉的风险,可能会倒扣钱。收件不同,公司会按照收件的金额给快递员10%的提成。也就是说,方浩收到100元的快件,他可以从中拿走10元,而且没有任何被投诉的风险。

方浩每个月七八千元的工资中,绝大部分收入都来自收件提成。方浩的工资里并不包括五险一金,每个月发工资还会扣掉一部分。

“问为什么扣,老板说是快件破损、客户投诉。有些事没法说,也说不清楚。反正都是他说了算。”方浩说。

“送过两回快件我就能记住你”

1981年出生的夏林也是河南人,北漂7年。干快递员之前在广州的印刷厂干过,2010年他来了北京开过3个月的机器,后来也干起了快递。

一米八几的大高个让夏林即使不穿工作服在人群中也很显眼。但比起身高,他的记忆力更容易让人印象深刻。

夏林不仅能记住人的名字,还能记得他的工位在哪里,他能把快递准确无误的放到每个人的工位上。“只要给你送过两次快递,我就能记住你。”夏林说。

写字楼里的人也很熟悉他,有时候他调休没上班,还会有人问给他代班的同事,“夏师傅是离职了吗?”

今年是夏林进入快递公司的第4年,4年工龄并不算很长。他有一位同事已经干了13年,从来没有离开过这家快递公司。

2014年夏林进入快递公司,工资从前三个月四五千块钱,现在平均每个月七八千元。不包吃住,公司缴纳五险,没有公积金。

工作的场所就是围着各个写字楼打转。早上7点钟把站点的快递搬到写字楼里,到了9点钟,各家公司开始上班了,他再把快递送到各个人公司里去。下午绝大部分时间都是用来收件。下午6点之后统一把收到的快件送到站点去,收录装车,发往转运中心。

每周末能保证休息一天,遇上不是特别忙的时候还能调休两天。夏林所在的中关村站点有200余人,去年一年仅10人离职。在快递行业看来,这应该算是非常稳定的班底。

夏林的家人都在北京,2010年,他随父母、姐姐和弟弟来北京。如今一家人都成了北漂,问他是不是在北京买房子了,他说,“没有,哪里买得起。”


梦想和生活

方浩的亲戚也在北京。节假日、周末调休的时候,他会跟同在北京的表哥、堂弟一块儿吃个饭。

爱玩、喜欢热闹,方浩不喜欢宅在屋子里,“到处玩多好。”方浩很羡慕那些出国旅游的人,在他看来,自己到现在还没有出过国,是一件顶遗憾的事。

一个月到手有七八千块钱,除去吃喝和房租,方浩自己花的也挺多的,“挣钱就是要花的,挣多少花多少钱也挺好的,总比那些挣1000花2000的强多了,能养活自己也算是本事。”他常提起的一句话是,“有多大能耐干多大事。”

一个方浩的力量有限,但若能聚起数万个“方浩”就能干下一盘大事了。如今申通快递市值逾407亿元,韵达股份市值超493亿元,中通总市值达到95.67亿美元(约657亿元),圆通快递市值则逾720亿元。一旦顺丰成功借壳登陆A股,它的市值将会超过1700亿元。

有人预测,新的一年五大快递公司在资本市场的竞争将更加激烈。

方浩其实并没有太强的感知,上市与否跟他没有太大的关系。他依然拿着七八千块钱的工资,还是没有五险一金,并且常常被扣钱。

方浩有一个女朋友,是他的同学,现在广东打工,两人是异地恋。他似乎没有过多想过自己的未来。“现在就是混日子,也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就先这么干着。”他的很多朋友在大兴那边卖货架,一直让他过去,但他没去。

方浩觉得,做快递员最大的好处就是自由。现在有不少快递员转行去送外卖,但是他从来没有这个想法,“挣得都差不多吧,我干快递还自由呢。”【责任编辑/王俊杰】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物流江湖的快递小哥:撑起千亿市值 受委屈只能打110求助
“月薪过万”纯属虚构,快递小哥的艰辛你根本体会不到
顺丰快递小哥被殴,王卫挺身而出,何以受到如此高的关注?
网友评论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