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始团队决裂,易到13亿资金牵扯的中植系神秘资本为何从未发声?

周航指责乐视挪用易到13亿资金的一封公开信,暴露了隐藏在易到内部的矛盾,引来舆论一片哗然。蹊跷的是,13亿贷款的背后提供方,为何一直没有出来就此发声,澄清事实?

各方都对此讳莫如深,腾讯科技(微信公众号ID:qqtech)多方打探,昨日从知情人士处获悉,易到当初获得的14亿资金,并非由银行提供,而是由一家第三方平台中泰创展提供贷款,乐视只是借南京银行的通道以乐视大厦进行了抵押。

该项融资具体由时任乐视控股CFO吴辉操盘。

乐视控股CFO吴辉

据腾讯科技了解,当时乐视内部好几个项目都在融资,包括乐视汽车,后来便把汽车项目和易到放在了一起。但具体的融资使用比例,乐视和中泰创展双方并未写进合同,只是做了口头约定。

乐视此前发布的公告称,当时和借款方已明确约定,该笔资金用于包括易到在内的乐视汽车生态的日常经营资金周转,其中1亿用于易到,13亿用于乐视汽车生态,对此,周航本人不仅知情,也在相关的董事会文件上签字确认,并且易到与乐视控股也已经签订了相关协议。

“周航起先并不知道这笔贷款,后来知道后发了正式邮件强烈反对,反对以易到作为借款主体,而且周航也没有签过字,并在事前和事后很长时间完全不知道乐视挪走13亿,直到一个偶然机会得知。”而据《中国企业家》报道,事后易到与乐视为了规避风险,才补签了一份13亿的“借款合同”。

值得注意的是,腾讯科技查询公开的工商登记资料显示,中泰创展的实际控制人为解茹桐,后者持有中泰创展78.51%的股权。据了解,解茹桐为中植系掌门人解直琨亲属。

解直锟是著名歌星毛阿敏的丈夫,中国资本市场一位颇为低调神秘的大佬。

一直以来,国内沪深股市存在着一些力量非常强大的民营派系,如复星系、万向系、明天系、中植系、华立系、新湖系、陨落的泰跃系、式微的“涌金系”、消失的“德隆系”,投资风格不尽相同,而中植系是其中颇为隐秘的一个,此前曾潜藏在十余家公司的资本运作中,却不谋求控股权。

中植系曾频繁利用中融信托为旗下其他金融机构输血,进而形成交叉合作、风险分散的混业金融体系。在典当领域,中泰创展已涵盖“房地产典当”、“证券典当”、“机动车典当”、 “矿业典当”等领域。据了解,中融信托曾推出“汇信”系列信托计划,资金主要用于受让国内典当公司持有的债权资产收益权,汇信4号的融资主体辽宁太平洋典当行等都已被中植集团通过中泰创展并入。

近两年,中植系开始加大实体行业投资,汽车业务便成为其投资重点。去年3月,中植系对外宣布,将在成都建设一个总投资达130亿元的中植新能源汽车项目,中植系还先后成立或控股浙江康盛、中植一客、舒驰客车、永通汽车等其他汽车类子公司,其中,新能源汽车是其在汽车领域布局的重点。

据媒体报道,在上游,中植系已控股多个净利润达到10亿元以上的新能源的企业,此外,中植系还成立了中植新能源汽车产业并购基金(珠海横琴)合伙企业,在行业内进行寻找合适的标的进行扩张,而在下游,中植系还与江西上市公司赣锋锂业合作,参股安靠能源有限公司,后者则是一家纯电动车用锂电系统集成商,借此中植系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已形成一个相对完整的产业链条。

此次,中泰创展给易到和乐视汽车提供14亿贷款,意味着其在新能源汽车领域进一步深入渗透的可能。

创始团队决裂,易到融资生变数

一直以来,易到被认为给乐视带来的价值包涵了以下两个方面:

出行数据。这是乐视将来汽车布局的重要一环,无论是布局汽车共享,还是无人驾驶,这一数据都必不可少;2、用户入口。大量出行场景下的用户,由易到可进入其背后的乐视汽车生态,这是乐视其他尚处于发展期的汽车业务将来很有可能会赖以生存的用户来源。

而这也是周航与贾跃亭此前达成共识的关键点所在。贾跃亭想建造一个共享的未来汽车世界,加入乐视这台戏的周航,由此心甘情愿做着易到的吉祥物,企望着贾跃亭帮他实现梦想。一位熟悉周航的人士向腾讯科技称,乐视进来后的半年多,周航一下子变得很闲,一些以往几乎见不到周航的场合,也能常见到他,“不过,和很多公司的创始人一样,易到像是周航的孩子一样,虽然早已实现了财务自由,但周航还是很愿意与易到继续挂上钩”。

但贾跃亭并没有给周航这个机会。权力的快速架空虽然让周航不快,但毕竟是写入当初协议的事情。真正的矛盾始于乐视的资金危机。

贾跃亭一度不断向易到投钱做补贴,其市场份额也有所起色,但去年11月遭遇资金危机后,未来不确定性的陡然增加,以及对易到投入的减少,令周航原本与贾跃亭达成的共识近乎消弭。而在乐视主导的融资计划中,不确定性和投入问题并未得到真正解决,乐视寻找的合伙方,极有可能只是一个资本困难期的过渡,只是此时周航可能已经丧失了对贾跃亭的信任。

尚未经证实的说法是,眼看易到资金愈发捉襟见肘,周航联合顺为的投资方案在今年2月向贾跃亭进行了提交。在乐视此前的D轮入股中,如果按照易到当时约10亿美元的估值、乐视获取了70%的股权,乐视付出的代价应该是45亿元人民币左右;但这其中只有一小部分被以现金形式支付,大部分以乐视网股票作为代价。考虑到乐视股价已经经历了一轮下跌,此次周航与顺为的总对价低于45亿元人民币。

贾跃亭很不满。钱同样只是一方面,最主要的原因在于,在贾跃亭看来,易到作为乐视汽车的后手,需要被乐视一定程度控制,与乐视一向不和的小米系资本一旦进入易到,双方极有可能因无法达成一致,上演夺权大战。

最终,这项被否掉的计划让周航与贾跃亭的矛盾骤然升级,便有了后来的公开信炮轰事件。

昨日晚间,易到三位联合创始人周航、杨芸、汤鹏再次发布联合声明,宣布正式辞去易到所有相关职务。

周航、杨芸、汤鹏

联合声明指出,实际上在2016年6月之后,易到创始团队周航、杨芸、汤鹏就逐渐淡出了管理层,只不过“应乐视要求,避免引发外界过度猜测,影响融资,就以名留实走的方式(对外保留职务,保留人事关系并领取象征性薪酬),同时并未高调对外公布”。

对于乐视而言,此次风波或将暂告一段落,新的挑战是尽快完成新一轮融资,解除易到当前的资金困境。

今年1月孙宏斌的介入,令贾跃亭原本规划的未来更是发生了巨大的变数。孙宏斌所主导的乐视变革,是以排除非核心业务为前提的;在这盘大棋中,乐视电视、乐视影业、乐视网占据着绝对主导,乐视体育、易到等短期内见不到收益的非核心业务,将会被大为限制,甚至有可能被战略性放弃。

一位乐视内部人士向腾讯科技表示,在孙宏斌向乐视派驻的财务人员干预下,易到已经很难再从乐视处拿到补贴需要的资金。

为此,乐视快速开始了围绕易到的新一轮融资,且这一轮融资将会出让大量权益,但贾跃亭不愿意让步完全丢掉控制权。

此前媒体传出的潜在合作方携程、复星、宜租集团等,目前都还没有证据表明他们的投资意向。

腾讯科技了解到,乐视在自己主导的融资计划中,拟引进的投资方很可能是乐视已经有过合作的伙伴。

“最近彭刚在公司的时间并不多,一些高管会也有所缺席,这项交易正处于谈判的关键时期”,接近交易的人士向腾讯科技表示。

一位互联网公司高管向腾讯科技透露,该公司此前曾试图挖来易到某位重要高管,随后该易到高管以易到已融资成功为由婉拒了这一邀约;而该易到高管向腾讯科技证实,融资确实在进行,只是具体进度还无从告知。

这一系列事实,预示着乐视已经确定了“盟友”的人选。一切只待进入最后阶段。【责任编辑/朱艳芳】

(原标题:独家 | 易到13亿资金挪用风波牵涉中植系神秘资本)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贾跃亭不玩了?乐视不再控股易到用车
易到股权发生重大变更 乐视不再是大股东
易到客服电话变空号 网约车牌照成悬念
周航等三位创始人离职仅一天 新易到就诞生了!
网友评论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