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聪“包养”大了个千亿产业,某些家长该痛心疾首了

几年前,如果提起电子游戏,几乎所有的家长都会闻之色变、嗤之以鼻。可到了今天,曾经的洪水猛兽经过多轮“洗白”之后,电子游戏已经由饱受诟病而慢慢被人普遍接受,甚至形成了一个庞大的产业。并且,它还升级到了一个响亮的“段位”——电子竞技。


4月17日上午,亚洲奥林匹克理事会与阿里体育联合宣布,电子竞技将加入2017年阿什哈巴德室内武道运动会、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和2022年杭州亚运会。这是继2003年11月被国家体育总局列为正式开展的第99个体育项目后,电子竞技终于以“纯正血统”正式步入了国际主流体育赛事的舞台。

消息一出,游戏爱好者们都欢呼雀跃了:终于可以堂堂正正地玩游戏了!就连对游戏有着天然排斥心理的家长们,也开始思考要不要让孩子在闲暇时间“撸”上两把,说不定家里就这样出个世界冠军了呢。

“玩”出来的大产业

如果还把电子竞技等同于网络游戏,那就未免有些狭隘,其现在的定义是:利用高科技软硬件设备作为运动器械进行的,人与人之间的智力对抗运动。也就是说,电子竞技已经是一个极其考验人智力、体力和心理的一项运动了。

相较于过去,人们对电子竞技的看法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如今,整体行业已出现蓬勃发展的态势,而虚拟世界里上演的打打杀杀,其背后的商业价值,你可能想象不到。


权威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电子竞技的市场规模达到了504亿元,上涨34.7%,其中移动电竞收入171亿元增幅达到187%,超过2016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增长率8倍,成为最具潜力的细分领域。

作为电子竞技的主体,电竞选手们更是赶上了最大的红利期,迎来了自己的人生巅峰。去年8月,在第六届DOTA2国际邀请赛上,中国战队Wings以3:1击败DC获得冠军,将912万美元的巨额奖金装入口袋。除了签约费,选手们通过直播、网店等等收入“捞金”,其身价已经堪比一线明星。

魏汉冬(草莓)是一名前职业LOL选手,曾随队(WE)拿下IPL5世界总冠军。在他退役之后,其母亲公布了他工资的变化情况:2011年11月入行试训3000元;2012年3月转正4000元;同年11月拿下世界冠军7000元;2014年5月涨到1万;6月上升到2万。9月退役后转做直播解说年薪500万以上。但即便这样,草莓在所有主播中的收入未必能进前十,与排行第一的若风相比不知差了多少倍。


除此之外,电子竞技的快速发展还带动了其相关的周边产品的繁荣。在之前,电竞的衍生产业也仅限于鼠标、键盘、耳机等,而现在的电竞周边产品已是遍地开花,电竞显示器、电竞眼镜、电竞包、电竞服装等已经向足球、篮球等传统体育领域看齐了。

当然,资本市场也早已是摩拳擦掌。首先,苏宁运营的电子竞技联盟SES于2015年12月推出系列赛事,紧接着,阿里体育在去年3月斥资亿元推出电竞平台并举办原创世界电子竞技运动会WESG。在A股公司中,浙报传媒、完美世界等都举办了众多相关电竞赛事。

王思聪们的游乐场

在之前,中国电竞可以说一直是畸形发展的,政策不支持、赛事稀少、奖金可怜、媒体关注度低…而直到英雄联盟火起来,王校长横空出世,中国电竞才真正进入了黄金年代。


2011年,“国民老公”王思聪收购了濒临解散的CCM战队,并以此为基础组建了IG电竞俱乐部。同时,他还发起了国内正规的电竞组织“ACE联盟”,制定电竞圈的游戏规则,规范俱乐部运营,宣称强势进入整合电竞。刚进这一行时,王校长给IG开出业内最高工资,LOL选手从最开始的每个月2 、3千,一直发展到现在动辄几十万,上百万。

我们经过梳理资料发现,国内顶级的电竞俱乐部背后,往往都是在闷声烧大钱的富二代们,他们几乎撑起了中国电竞的一片天。看看下面的资料,也许你就会知道,为什么电竞是富二代们的游乐场了。

iG电子竞技俱乐部

在电竞圈,有这么一个说法:“整个中国电竞业都是王思聪一手“包养”大的”,可见王校长的影响力有多大。作为中国最有钱的富二代,加上对游戏的执迷,王思聪进军电竞行业,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了。其个人名下的普思资本所投的云游控股、乐逗游戏、网鱼信息等7 个项目,都和游戏产业布局有着密切关系。

OMG电子竞技俱乐部

和iG类似,OMG战队背后同样是一个富二代的老板——侯阁亭。侯老板一度被叫做OMG 背后的“神秘符号”,当被人扒出来之后,才发现原来这个神秘人原来是雏鹰农牧集团侯建芳之子。在获得了土豪老爹的1000万的起步资金后,候公子开始了自己的电竞梦想,OMG也成了中国LOL职业战队中强有力的一支。

Snake电子竞技俱乐部

关于Snake战队撸友们都很熟悉,但是老板蒋鑫却鲜有人知。其实,这个年轻老板来历非同寻常,其父亲蒋泉龙是中国稀土控股集团董事长,个人财富超百亿。作为蒋泉龙的小儿子,蒋鑫光属于自己的豪车,总价值就超过2亿,布加迪、帕加尼风之子、法拉利恩佐、劳斯莱斯幻影应有尽有。


EDG电子竞技俱乐部

EDG的老板名叫朱一航,其父朱孟依是中国房地产界的风云人物。2013新财富中国富豪榜上,朱孟依以170亿排名第三十。万科地产的董事长王石曾说:“合生创展是中国房地产界真正的航空母舰。”

VG电子竞技俱乐部

根据网上公开信息,VG战队的背后是已经挂牌新三板的耀宇文化,由丁俊和孙喜耀财力支持。孙喜耀是谁?华西村灵魂人物吴仁宝孙子,其父亲现在是华西村实际掌权人,同时他还是天喔集团老板唯一女儿的老公。

不再一一列举,但中国电竞的确是被一群富二代们掌控着。首先,他们很多人本身就是资深玩家,游戏的狂热爱好者,再者,在身家上百亿的老爹面前,投资一个电竞俱乐部也并非难事,他们愿意斥巨资甚至不图回报地支持电竞事业,简直就是“千金难买我愿意”。

当然,不要以为这些富二代们仅仅是玩玩而已,事实上他们已经玩出了成绩。比如,在5年多的时间里,王思聪在电竞行业几乎完成了全产业链的布局,既涵盖了游戏内容的研发与运营,也包括赛事、电竞俱乐部、主播等中间制作内容,此外还有下游内容的传播(在线直播平台、周边、粉丝)。


繁荣背后的隐忧

无论是赛事规模、覆盖人群还是选手的专业水平,中国电竞都已处于世界顶尖水平,但不可否认的是,与欧美和韩国相比,中国电竞的整个产业的生态状况仍然有待改善。

首先,电子竞技在中国还处于一个比较尴尬的地位,尽管玩游戏不再是玩物丧志代名词,但人们对于电竞的接受程度依旧普遍不高,虽然在玩家数量、产业规模上已经碾压韩国,但在总人口中的比例并不高。相对来讲,韩国在对网络游戏巨额投入的基础上,还在政策、税收、配套等方面均给予了强力的支持,经过多年的发展,其游戏产值已超过汽车制造业,成为国民经济的三大支柱产业之一。

其次,专业人才空缺也是制约中国电竞产业发展的重要因素。与韩国相比,中国电竞的选手、战队教练等都存在诸多供需和专业化上的缺陷,教练大都是职业选手退役后转型担任,在文化程度与社会阅历上受了很大的限制。反观韩国,除了主教练之外,数据分析团队、队员心理辅导师等等应有尽有,可以说已经形成了非常完善而系统化的职业竞技团队模式。


还有,与常规体育赛事不同,电子竞技并不具备具太强的自我独立性,其内容核心是游戏,所以电竞IP就掌握在游戏公司手中,如果要组织赛事,就必须得到官方的授权,否则无法持续。当前,中国电竞的盈利方式基本是通过游戏变现,对于俱乐部而言,单纯依靠门票、转播权盈利很难支撑公司的运营,更多的只是通过赛事推广游戏,导致两方角色的极度不平衡。

但不管如何,中国电竞都已经处于国际领先水平,随着大批资本的进入,以及政策的支持,相信中国电竞将会很快成为世界的一极,超越韩国也指日可待!【责任编辑/王俊杰】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英雄互娱总裁吴旦:未来5年中国将成游戏最大输出国
SSG弑神成功 还是SKT连冠王 鸟巢之巅的对决
"恐韩症"蔓延LPL 英雄联盟半决赛中国队家门口被韩国人狙杀
中国电子竞技进入最好的时代 网游用户达4.2亿
网友评论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