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阿里系公司四年三任CEO如何玩蒸发掉600亿市值?

影片质量普遍不及预期,大盘票房下挫明显,是人们对这个国庆档普遍感受。

今年虽然有《无双》《李茶的姑妈》《影》等影片撑起档期大盘21.7亿票房,但与去年《羞羞的铁拳》《追龙》《缝纫机乐队》几部影片托起29亿票房的火爆局面不可同日而语。

其中,国庆档上映的《古剑奇谭之流月昭明》可以说是今年国庆档扑街最惨的影片,上映11天来票房不足1400万,——豆瓣评分4.6、淘票票评分7.5分。

这部由阿里影业、淘票票主导全权负责出品、制作、发行的影片,号称大IP加持、全明星阵容出演、斥巨资打造特效,一上映就遭遇见光死。

看过该片的观众认为其剧情毫无逻辑,演员毫无演技,其巨资打造的特效也相当辣眼睛。这部影片几乎踩中了所有“烂片”的雷区,粗制滥造令人不忍直视。业内知名的影评人“桃桃淘电影”斥之为《阿修罗》之后又一部年度“胡闹大片”。有观众吐槽,以后只要有阿里影业片头的影片,都可以不用看了。

阿里影业、淘票票筹备2年多来,主力推出的一部角逐国庆档爆款的影片,又一次遭遇口碑票房全面扑街,这对于在“内容”和“票务”方面“投入不设上线”,试图垄断电影市场的阿里影业而言,可谓是一次完美的意外。

然而,仔细盘点阿里影业这些年批量生产的扑街项目,《古剑奇谭之流月昭明》这次扑街其实,一点也不意外。

自主开发项目“爆款方法论”失灵 ,电影业务全线失利

在电影投资方面,阿里影业从来不小气,多次对外表述对“内容投入不设上限”,每次主投、主控的电影项目都是大手笔投入。

但回想这些年阿里影业的作品,在项目推出后,最终表现均却与其豪华的投入不相匹配。

在去年,阿里影业耗资3亿主投主控的重点项目《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登陆2017暑期档时,就遭遇口碑、票房扑街的惨剧,豆瓣评分4.2分,最终5.34亿票房,被自媒体和观众封为 “年度烂片”的称号。

在此之前,2016年阿里影业首部全权主控的电影项目《摆渡人》上映时,也一样遭遇惨败,电影耗费3亿投资,票房却只有4.82亿,口碑同样遭遇观众普遍质疑,该片的豆瓣评分只有4.0分,再一次被网友封为“年度烂片”。

如今,阿里影业的片单上,2018年投入近亿资金的《阿修罗》、以及耗资2亿的《古剑奇谭之流月昭明》,这些将大IP+小鲜肉、轻内容+重特效、国外制作班底+中国故事杂糅在一起的影片,成了阿里影业又一连串失败的代表作。

在每一个黄金档期里,阿里影业并未能如期所说,在“好口碑+阿里影业+淘票票”的标配下推出爆款,反而在批量生产烂片的能力上又上升了一个高度。

可以说,在成立的四年来,阿里影业几乎是在用一年一部年度烂片的节奏,不断证明自己几乎沦为一家专拍烂片的公司,在自己主投主控运作电影业务线上几乎已经完全告败。

“IP+明星+流量”的模式似乎是近年来阿里影业一直在奉行的电影项目运作准则,无论是《摆渡人》、《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还是《古剑奇谭之流月昭明》,几乎都是同一个模子复刻出来的一样,从品相和卖相最终都无一例外惨不忍睹,市场完全不买单。

随着大众审美的提高,电影行业的规律也在逐渐发生着改变。只有“特效”+“流量明星”已经无法再打动观众,观众更愿意为“故事内核过硬,情节吸引人,表演感动人”的好电影买单。

但阿里影业,依然在不断低水平地复制其 “IP+明星+流量”作业模式,连年将批量生产的“烂片”推向市场,《摆渡人》、《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古剑奇谭之流月昭明》等阿里影业主控的影片,几乎是以同样的模式进军电影市场,却几乎以同样的逻辑和结果无一例外地屡屡踩中烂片的雷区,遭遇市场惨败。

这不仅是对市场和观众的不尊重,也是对自己的不尊重。阿里影业长期混迹烂片市场,推出《古剑奇谭》这样的影片,再次扑街,其实也在意料之中。

管理层战略频繁变更,公司市值缩水70%

阿里影业四年来每年主导的一部大片几乎全军覆没,电影业务全线失利,这与四年来阿里影业自身战略不断调整、管理层更频繁异动有很大关系。

阿里影业成立四年来,换了3届管理层、三套发展战略,3任董事长CEO在战略上左右摇摆,内容投资制作等主营业务举棋不定,频频受挫。

2014年,阿里巴巴以62.44亿港元购得文化中国60%的股份,同年将公司更名为阿里影业,张强出任阿里影业第一任CEO,主攻内容方向,对电影产业链上下游进行了并购,试图在阿里影业内部建立起覆盖IP孵化、投资、制作、宣传、发行的全产业链业务电影体系。

但可惜的是,两年里,阿里影业不仅在内容竞争上败得一塌涂地,还常年处于亏损状态。2014年和2016年,阿里影业亏损额分别达到4.17亿元和9.59亿元。2016年底,俞永福出任阿里影业第二任CEO,重新梳理了各条业务线发展,并宣布减少内容制作、转型做“新基础设施”。 在2017年6月份上海电影节上俞永福公开宣布了阿里影业的“新基础设施”战略,阿里影业及淘票票开始逐步去电影中心化、撤回擅长的互联网业务领域,不作为上游内容竞争者出现。

但随后,这个战略也随着俞永福在阿里大文娱的谢幕,被逐渐放弃。

去年11月,俞永福辞任阿里影业董事局主席,淡出阿里大文娱业务版图。樊路远接任CEO,重新拾起内容,并宣称对“优质内容无限上地投入”。

显然,阿里影业经过四年摸索,在内容制作业务方面迄今仍然没有摸清楚方向。这种前后矛盾的说法,表明阿里影业内部对于电影业务如何发展,依然举棋不定,董事会及高层并未在战略上达成一致。

阿里影业一年主推一部年度烂片的业绩,事实上已经说明其在内容制作上这只轮子已经彻底脱轨,不堪其用;而其基础设施依赖的淘票票,则也陷入票补泥潭,在市场份额上长期无法突破,除了严重拖累其财务报表之外,并不足为靠。

阿里影业财报数据显示,2017年阿里影业内容制作业务方面的利润仅为800万元,在2016年则亏损2.413亿元。阿里影业2018年参与外部项目投资所获得的收益,也无法弥补《古剑奇谭之流月昭明》、《阿修罗》等主要投资项目造成的巨大亏空。

与此同时,阿里影业财报数据显示,2017年1月1日至2018年3月31日的15个月内,阿里影业在淘票票的票补投入等市场推广经费上就烧掉32.2亿元,并因此造成16.59亿元的净亏损。

两个轮子都跑不动的阿里影业,在市场上缺乏足够的竞争力,长期不被资本市场看好,也就不足为奇了。

阿里影业的股价常年在徘徊1港元上下,已经成为港股市场最著名的一支仙股,其在港股市场上市值严重缩水:截至2018年10月10日,阿里影业当期市值仅为239.59亿元,距离其2015年市值高峰860亿港元,已经蒸发掉了72%的市值。

一家缺乏长期战略、管理层变更频繁,在电影业务缺乏判断力频频受挫的公司,能有今天这个局面,其实都是自己造成的,一点也不意外。

来源:IT时代网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一家阿里系公司四年三任CEO如何玩蒸发掉600亿市值?
仅靠明星光环难留资本 阿里系退出吴奇隆刘诗诗公司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