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T素描:李彦宏“退位”、马化腾默默摘桃,马云浑身是胆雄赳赳

在国内,只要谈互联网,一定绕不开BAT。过去,十几年的角逐中,BAT都问鼎过中国互联网魁首。

作为互联网公司,如果说相同点,基本都是一边扩大B端、C端用户量,一边努力发展付费用户。如果说不同,因为创始人“基因差异”,表现出来的“体征”各有各的风格。


李彦宏“退位”

百度,在BAT中是一家技术驱动型公司,先有技术,后有产品。这跟李彦宏本人的经历有关,创建百度之前,李彦宏不仅是技术高材生,还有八年海外技术求学历史。百度独立搜索引擎、百度竞价排名都依托于李彦宏技术团队而产生。

创业之初,竞价排名成就了百度,让百度摆脱了为其他服务器做优化服务的命运,拥有了自己独立自主的“血脉供应”。

搜索、知道、百科、贴吧等明星产品的出现,为百度创造最辉煌的一段岁月;百度在2011年以460亿美元市值问鼎中国互联网第一公司。

可是有啊、直达号、糯米、移动云等产品相继折戟,再加上近期百度裁撤医疗事业部传统业务受损;2016年百度呈现全年营收(705亿元)勉强赶上AT营业利润(阿里681亿,腾讯561亿)的状况,百度从BAT“掉队”的消息基本“坐实了”。

其实,百度的“走衰”很大程度上也正是因为其“技术基因”。

不论是百度的搜索引擎还是竞价排名,依托于技术的产品,对于用户来说存在很大弊病,用户是通过百度的技术更加便利地获得内容,用户真正感兴趣和消费的是内容,技术只是工具,本身不提供服务。

百度经过不停的“试错”,可是2016年以后,李彦宏认定“互联网只是小菜,人工智能才是主菜”,最终还是把重心放在了这项技术上——人工智能。

百度作为一家科技公司,始终狠抓科技建设,确实很敬业。但敬业未必就一定是好事,好在这次李彦宏的决策跟以往发生了不小地改变。


2017年1月17日李彦宏任命陆奇担任百度现任总裁兼COO,对李彦宏而言,最大的变化就是让其从技术和运营业务中解放出来:“基本所有业务都放在陆奇那儿了,未来我可能会把更多精力放在公司的战略、公司文化的塑造,以及对人才的培养、吸引……”

陆奇不仅仅是一个全球顶级技术工程师,还是一个拥有丰富运营经验的、很落地的“产品经理”。

李彦宏引进陆奇,一定程度上有把百度的“技术驱动”的“单驱”变为“高精尖技术加落地运营”的“双驱”。

李彦宏终于“托管”了基础业务,从产品经理“前线退位”,搞起了公司战略和文化建设,开始以一个“职业企业家”的角色投入战斗。

小马哥默默摘桃

腾讯,则是产品驱动型。

众所周知腾讯的立身之本是QQ,然而QQ这类产品不是腾讯首创,它的蓝本是ICQ。

那是在90年代,在当时对于“天之骄子”的工程师来说,开发出更高深的软件或许可以证明出自己的智力和技术水平。然而小马哥则认为写软件、拼技术不能仅是自娱自乐的事情,一定要让更多的用户使用才有价值。

在QQ之前,ICQ虽然成名已久,但是它依然存在不少弊端,比如用户信息存储于用户电脑,一旦用户换电脑登录,添加的好友就不见了;只能在线聊天等等。

小马哥的机会就是,在ICQ的架构基础上进行改善推出OICQ(QQ的前身),让用户信息存储于服务器而不再是用户电脑,支持离线聊天等等。OICQ开启了中国即时通讯新纪元,不到一年为腾讯带来500万用户。

小马哥的OICQ确实提高了用户体验,但是却给自己带来麻烦,那就是用户越来越多,服务器数量在不停增长,但是缺乏可借鉴的盈利模式,腾讯越来越缺钱。

小马哥曾试图60万卖掉OICQ,但是没有找到买家。好在最终获得IDG和香港盈科220万美元投资,中国移动推出“移动梦网”,小马哥与之“二八分成”;以及借鉴联众建立会员制发展付费用户等等一些列措施,腾讯逐渐走上康庄大道。

就这样小马哥用自己的产品做前驱,吸引大量用户,然后在“免费”的道路上趟出一条盈利的路径。


同样的道理,QQ炫舞、QQ飞车、QQ空间、微信,你也都能在市场上找到“旧货”;甚至跟Alipay(支付宝)长得很像的tenpay(财付通),并且借着移动端的优势,支付宝2014年~2016年均复合增长率为118.6%,而微信支付增速高达326.9%。

小马哥自己曾表示:我一直比较内向低调,主要精力放在产品创新方面。我的风格是:要务实和专注,永葆激情,求知若渴;要快速思考,坚定执行;要关注战略、速度与细节,亲力亲为。

小马哥没有做出“哥德巴赫猜想”级别的程序和技术,不做最新、最炫的科技,只做用户最受欢迎的产品。

一旦发现合适的创新,就“移植”到腾讯上来;也可以说小马哥不擅长创造,善于在创造的基础上“模仿”和改进。

小马哥就像是一个二次加工厂老总,自己有生产产品的能力,但是自主研发产品投入市场风险太大,不如“收集”市场上的大家常用的“旧产品”进行“翻新改造”再投入市场,这样安全系数就高多了。市场给他的回应就是,市值不断提升。

相对于百度“坦荡荡”的技术驱动,小马哥的产品驱动,好像有点“坏坏地”。不论过程如何,也不管你如何定义“借鉴”,小马哥正将那些路边干瘪的果实,“养育饱满”然后一颗颗摘下,放到自己的篮子里。

马云浑身是胆雄赳赳

马云和李彦宏、小马哥都不一样,他是靠商业战略驱动。

阿里巴巴的成长,基本可以归纳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从2001年到2004年,这期间是有交易和贸易需求的参与者在阿里平台上见面的阶段,并且这是一个“滚雪球式”增长的阶段,B2B,B2C,C2C,互相“刺激”,阿里用户注册量和商机的规模快速增长。


第二阶段就是,2005年至今。

当所有的交易和贸易行为和阿里发生关系,并且这是一个越来越庞大的关系网,不论是B方,还是C方,一定会在越来越庞大的交易和贸易关系中产生各种各样的问题和需求。

那么基于电子商务的增值服务产生就是“理所应当”了,企业管理、评估、财务、商务、物流、搜索、支付、优化升级等等贯穿中小型企业整个经营流程的业务都顺理成章地和阿里发生关系。

比如增值服务中的佼佼者,淘宝、天猫、支付宝、菜鸟网络,这就相当于阿里巴巴构建了一个庞大的中小型企业的“托管中心中央服务器”。

阿里巴巴已经建造了一个中小型企业“帝国”,广告、竞价排名、现金流、物流仓储等等一条接一条利益链条铺出来,让马云身下的“网络”越编织越牢固。

只要在这个生态中,即使以后发生什么变动,马云只要“委派”一两个“钦差部门”对应解决,就可以衍生出新的经济链条。

至于近年,马云入手社交、游戏、影视等等,虽然有“社交城池”丢失,不影响扩充“中央服务器”的数据;从进度来说,阿里到了第二阶段,但是第一阶段的“滚雪球”并没有放下。

这背后也确实需要强大的技术支撑,而阿里巴巴首席技术官张剑锋的话很值得思考:阿里的技术很强,但是被其商业光芒掩盖了。

马云不懂互联网技术,他却是BAT中把互联网技术运用得最好的,不论是互联网技术,还是产品都要服务于商业战略。

马云不是技术出身,他自己不懂技术,但是重视技术,更重要的是他尊重技术却又决策产品。阿里的工程师在阿里有“绝对尊严”,但是工程师每次推出新产品,只要玩电脑用“二指禅”的马云觉得不好用,产品直接淘汰。

关于自己的商业布局,近日,在杭州阿里巴巴园区接待了挪威女首相埃尔娜·索尔贝格,马云大方地分享:“我原来是一名教师。在过去17年,我理解自己是阿里巴巴的首席教育官。这是我最为骄傲的事情,我所想的从来不是赚多少钱,而是如何利用好这些钱,去改变世界。我相信运用科技赋能人,来共同对抗同贫穷、疾病和环境污染的战争,而不是人类之间互相斗争。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成功。”


马云唱《红灯记》浑身是胆雄赳赳选段

从商人的角度来说,马云很成功。此刻,马云或许又在“打着望远镜找对手”。

虽然互联网界,BAT都声称是科技公司,而“最敬业”做互联网科技的正在“没落”,用互联网科技做产品的正在“收割”,利用互联网技术搞商业战略的却在“改变世界”。

不过由此,我们看得出,颠覆传统企业的不是互联网,颠覆互联网企业的也不是互联网。互联网本身只是一件工具,互联网对于企业和企业家都是公平的,拒绝它还是使用它全在于你自己,使用到什么方面取决于你自己,不同的选择就有不同的结果。【责任编辑/魏峰】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卖身卖给BAT?为什么说创业公司要趁早
英国媒体看BAT:腾讯阿里双双向前 百度变"雅虎"
BAT素描:李彦宏“退位”、马化腾默默摘桃,马云浑身是胆雄赳赳
今日头条估值超110亿美元,BAT联手绞杀?
网友评论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