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层地震,方正巅峰不再,新任领导层能否挽回颓势,仍是未知数

【IT时代网、IT时代周刊编者按】北大领导连续两次出面表态,力争稳定局面,这一场劫难也考验着方正新领导层的应变能力。在接近方正管理层人士看来,前任领导层对方正布局已经搭好,除了资本运作,还有医疗医药、IT、房地产、大宗商品贸易等板块,均获得了新掌权者肯定。当然,方正现在最需要的是尽快平息李友等人的影响,虽然一再强调“方正是北大的,不是个人的”,但是CEO出事,企业逃不了关系,财产损失放一边,作为中国最高学府的校企,方正出事,丢的是北大的人,也是中国高等教育的人。和李友相比,黄桂田是更加“学院范儿”的人,少了点在商场真刀真枪拼搏的经历,再加上丧失了银行的信任,所以尽管前任领导层的发展布局已经搭好,但新任领导层能实现到什么地步还很难说。

“真他妈的丧尽天良,居然把家人甚至孩子的户口本信息都曝出来了!”这是原方正集团CEO李友的最后一次公开露面。他情绪失控了。

台下坐着与方正有业务往来的三四百号金融机构负责人,以及北大校长、北大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由于对手政泉控股频频举报,此刻,众多金融机构对方正集团资金往来正变得越来越谨慎。

纵是李友在资本市场长袖善舞,现在也不得不邀请众多金融机构负责人前来沟通,以防不测。

李谈吐优雅,介绍了方正金融现状与战略布局,其布局之周密、宏大一度让在场的金融人士折服。一位与会者向本刊透露,李友讲到郭文贵时,突然开始破口大骂。郭文贵是政泉控股实际控制人,举报李友的实际操控者,其最著名的项目是位于北京北四环鸟巢附近的盘古大观。

李友对这位曾经是合作者、现在是敌人的富豪,痛恨之情溢于言表。他似乎从来没有认为,以他在资本市场纵横捭阖二十年的朋友圈与资源,会在这场举报战中失利。

“方正证券的事处理完了,就回家带孙子。”李友曾在给一位朋友的短信中这样安排自己的退休生活。

事情的转折总是出人意料。两个月后的2015年1月4日,李友和方正集团董事长魏新、总裁余丽、副总裁李国军(李友胞弟)在内的方正集团高层均被带走协助调查,至今未有消息。

这场混战的短暂落幕对方正集团——这家中国最大校企的声誉造成重大影响,也考验着李友为方正集团事先规划好的发展路径。一位接近李友的人士告诉《中国企业家》,方正证券是李友最后的布局,他希望在退休之前把方正证券做到行业前十。事实上,金融是方正的主要利润来源,方正旗下的IT、医疗等板块一直靠金融支撑,金融板块的规划则是以证券为龙头。接下来,方正打算金融、实业两条腿并行。

去年方正集团年会上,李友曾放了一个动物世界视频,放完后一度哽咽,他对子公司事业部负责人说:“你们以前靠金融输血,现在你们长大了,该真正到动物世界里去厮杀了。”

高层地震,让方正再次走到了命运的十字路口。就在魏新、李友等被带走当天,北京大学火速任命了北京大学校长助理、北大资产经营有限公司董事长黄桂田等三人作为方正集团新的领导层。

一切似乎渐渐恢复正常,但暗流仍在潜行。

稳定资金链

李友出事,首先坐不住的就是金融机构。

1月5日下午,北大东门方正大厦顶楼,聚集了多家金融机构负责人。有目击者称,很多人见不到余丽都慌了。余丽此前是方正集团总裁兼CFO,也是李友“郑航系”同学。

那天会上,方正集团新任董事长黄桂田提出确保“两个不变”——除董事会外方正集团其他人事安排基本不变,方正集团既定的战略方针和所有正在执行的项目基本不变。“他说方正是北京大学的方正,不是某个人的方正,希望大家不停贷、不撤贷。”上述目击者说。

尽管如此,这并不能完全稳定各家金融机构对方正的看法。一位银行人士向《中国企业家》透露,方正原核心层出事之后,基本上各家商业银行都给方正停贷了,只有两三家银行继续给它贷款。

这位银行人士表示,方正在银行界口碑良好,但自从去年11月政泉举报方正涉嫌各种问题开始,银行对方正的态度变得谨慎,方正的融资融券、企业债等业务都受到影响,资金链也变得紧张。

加强与银行沟通成为当务之急。上述银行人士表示,他所供职的金融机构早在两三年前就已经嗅出方正有问题——主营业务不突出,有点偏金融,方正财务报表显示,其应收应付款、借款每年都在递增,且关联公司特别多,钱投在哪儿不是十分清楚。

“如果一家企业资金链断裂,银行越不支持越糟糕,会形成一种恶性循环,不续贷更回不来了。现在看,如果方正再有大的不稳定因素,肯定有银行要做资产保全,如果有一家银行做的话,那好多银行都要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观察人士分析。

他指出方正一直存在一个问题:本身资产看起来很漂亮,但业务的现金流不是特别好,金融板块赚来的利润大部分投入到医药、地产、IT等板块了。对于总资产近千亿、产业分支庞大的方正集团来说,资金问题尤为重要。

本刊多方了解到,目前很多银行对方正仍持观望态度。所以,方正新的掌权者上任第一件事就是约访各大金融机构,争取它们继续放贷。1月12日,中国人民银行也召集所有与方正有合作业务的银行开会,主题还是希望银行支持方正。

“我们领导的意思是该支持还是会支持,但放贷现在肯定比之前更审慎。”上述银行人士表示,虽然方正说他们已经全部恢复正常,但之前的峰值已经很难达到了。

方正集团一位内部人士接受本刊采访时表示,他们并不担心资金问题,银行也不愿意看到方正资金链断裂乃至破产,“不同银行给我们的贷款额度不同,比如A银行贷给我们100亿,B银行只贷给我们10亿,万一破产的话,债权人要平分所有剩余资产。那放贷100亿的银行就不愿意。其实,银行判断我们很多资产是值钱的,只是没有并到集团总表里面。比如,方正集团斥资45亿在昌平投建的北大医疗城,有保险公司向其报价在250亿到300亿之间。”

收拾残局

李友等方正核心层被带走调查后,方正和政泉持续两个多月的缠斗,逐渐出现缓和迹象。

去年12月,政泉控股作为方正证券第二大股东以股东知情权纠纷为由起诉方正证券,该案原定今年1月21日开庭审理。16日,政泉控股向法院申请撤销对方正证券的起诉,获法院批准。政泉控股原定于1月21日自行召开的股东大会也延至2月6日,同时撤回拟于2月12日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讨论的换届改选董事会以及监事会的两项提案。

在本刊再三约访过程中,政泉控股相关负责人告诉《中国企业家》,他已经连续两个月天天加班,没休过周末了,方正刚换了领导层,他们也希望双方能够缓和。

“它现在想缓和也缓和不了,郭文贵也不知道能否全身而退。”前文中的观察人士对此并不乐观。

政泉和方正反目,始于2014年11月3日政泉举报称其帮助北大资源代持北大医药股份,李友等方正集团高管涉嫌内幕交易。方正后来多次否认,称其属“被迫代持”,仅在信息披露上存在问题。政泉随后又将举报范围扩大到徇私舞弊低价折股、出售国有资产、伪造国家机关证件、居民身份证等行为。双方你来我往,互揭要害,真假难辨。

其实,双方矛盾核心在于对方正证券话语权的争夺。前文中方正集团内部人士对《中国企业家》表示,之前郭文贵控股的民族证券股权结构特别集中,政泉一家占84.4%,谈判成本非常小,并且它的营业点主要分布在长江以北,刚好与方正证券互补。李友希望通过并购民族证券让方正证券迅速跻身一流券商行列。借助这一并购,郭文贵也实现了民族证券资产上市,并且换得18亿股方正证券股份。

然而,方正证券全资收购民族证券之后,启动了一轮120亿元非公开定向股权增发,作为第二大股东政泉控股由于资金紧张无法跟进增资,持股比例可能由21.86%降到10%以下。郭文贵不同意方正证券的股权增资计划,建议改选董事会之后再审议增资计划。这成为双方分歧的导火索,随后愈演愈烈,直接导致了后来的“举报门”。

“当时李友和郭文贵合作,认为这就是一桩生意。他们谈的很开心,觉得这是件互利共赢的事情,现在想想真是大意了。这从侧面也说明李友在方正的控制力太强,他认为好的,马上就会去执行。”上述方正内部人士感慨,李友说他一辈子就恨三个人:一个是上世纪90年代他在深圳炒股时为其做交易的交易员,害得他爆仓,从零开始。第二个恨的人是魏亚峰——2011年举报他的下属,李友直到举报之前还对魏亚峰赞不绝口。第三个恨的人就是郭文贵。

目前来看,李友被带走调查的原因尚无定论,但率先“出局”让郭文贵在这一回合中暂居优势。知情人士透露,1月20日,证监会让各家银行开始审查方正的账务往来。但郭文贵的最近动向也让人捉摸不定。

这位坊间流传的政泉控股实际控制人,至今去向不明。1月30日,他所控制的盘古大观一天内集中网签123套房,成交金额高达85.79亿元,业界哗然。2月1日,政泉控股发布《关于郭文贵先生授权北京政泉控股有限公司澄清近期谣言并强烈谴责个别媒体的严正声明》,称有关郭文贵的负面言论属恶意捏造的谣言,将对传播谣言的媒介追究法律责任。

截至本刊发稿前,关于方正证券的最新消息是,湖南证监局已同意方正证券延期至2015年2月底前完成董事、监事的改选工作。

掌局者未来

“我们以前以为自己大而不倒,没想到现在变成这个样子,对手实在太强大了。”方正内部相关负责人对《中国企业家》说。他口中的“对手”是指政泉控股。魏新、李友“协助调查”后,5家方正系上市公司的市值蒸发超过50亿元人民币。

巧合的是,2000年左右,魏新、李友也是在方正集团风雨飘摇时期临危受命。过去10多年,李友凭借着在资本市场的辗转腾挪,把方正打造成一个千亿级企业。方正集团资产总额从2003年的213亿元增长到2013年的960亿元。与此同时,他也因在方正构建“朋友圈”“关系网”和操控“关联公司”而备受质疑。

“李友对方正是有功的,他肯定是想做点事,顺便在这个平台上赚点钱,但没想到把自己折腾进去了。”一位接近方正管理层的人士分析道。

2月2日下午,北京大学党委书记朱善璐到方正集团调研时表示:“方正遇到困难是暂时的,方正没倒,也不能倒,也不会倒,也不允许倒”,“调查的问题都不是方正本身问题,是个人配合调查,和方正业务没关系。”

这已经是1个月内北大领导第二次表态。如何稳定局面,考验着新领导层的应变能力。

在上述接近方正管理层的人士看来,前任领导层对方正布局已经搭好,除了资本运作,还有医疗医药、IT、房地产、大宗商品贸易等板块,均获得了新掌权者肯定。

该人士说,李友很早就看到医疗的未来前景,他接手方正不久,便依托北大医学部,通过一系列整合、并购完成了医疗板块的布局。

据说,李友很看重北大国际医院的发展,一次开会时,他放言:“如果国际医院2014年底再不完工再不开业,你们这些部门老总全都给我回家。”距其被带走前1个月,2014年12月5日,总投资45亿、耗时12年的北京大学国际医院终于开业,其信息化直接按HIMSS(美国医疗信息和管理系统学会)7级建设。

北大国际医院院长王杉历经了国际医院从最初策划、筹备直至开业的全过程。开业当天,他激动地泪洒现场。遗憾的是,一个月后他选择了离职。李友、王杉的离开,也为方正的医疗蓝图带来变数。

上述观察人士认为,目前接手方正的这些人,资本运作能力没那么强,要想把各个板块整合好不容易,可能要经过一段时间磨合。

公开资料显示,黄桂田先后担任北大经济学院副院长、北大校长助理、校产办主任等职,从事经济学研究多年,论著颇丰,“但新领导还保持着老派的习惯,比如收邮件他会觉得看不清,必须按三号字大小打印出来才行。”一位方正内部人士说。

【IT时代网、IT时代周刊编后】最后这个内部人士透露的黄桂田阅读邮件的习惯让小编对方正重回正轨感到担忧。虽然这个小毛病不能说明什么问题,但起码表明方正重新起步的速度不会太快。李友在资本市场的长袖善舞,与发展医疗板块的长远眼光是方正在十年间从200亿级飞跃到千亿级公司的一个重要原因。和李友相比,黄桂田的履历里充斥着各大学的任职经历,却少了在商场拼搏的战绩。二人经历的落差也表明方正的“性格”或许会发生改变,发展速度放缓是必然。【责任编辑/王非儿】

IT时代网(微信:ITtime2000)和创客100网(微信:TMT100Bj)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IT时代网为创客100集团旗下媒体,寻求报道及合作、找融资、找项目、分享创业故事、文章转载加小编微信(pinkleopard)与我们取得联系,转载文章若涉及版权请联系我们。 创客100创投基金是基于互联网的天使阶段的专业投资机构,承诺所投BP,跑通审核流程的项目24小时决定投资。请将你的商业计划书提交至提交项目或者加基金经理微信 微信号:tmt100jj

相关文章
高层地震,方正巅峰不再,新任领导层能否挽回颓势,仍是未知数
网友评论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