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弃酷派:与乐视的两年半“婚姻”,谁拖累了谁?又成全了谁?

乐视与酷派缘断,两年多的“联姻”短暂而不幸。

1月11日,乐视与酷派的“缘分”在一纸公告中宣告终结。当日,香港上市公司酷派集团(02369.HK)发布公告,乐视系香港子公司Leview Mobile HK Limited(简称“乐风移动”)将手中最后10.95%的酷派股份出售给威日创投有限公司(简称“威日创投”)。而就在一周前,乐风移动才将8.97亿股酷派股份转让给了威日创投。两次交易后,威日创投取代乐视成为酷派最大股东。

2015年和2016年的两次买卖,乐视成功入主酷派实现“联姻”;2017年初的两次交易,则干净利落地斩断了乐视、酷派所有的联系。

两年短暂结合期间,酷派江河日下,乐视巨亏甩卖,究竟谁拖累了谁?谁又是这场“孽缘”的赢家?

乐视彻底退出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酷派集团1月4日发布公告称,乐视系香港子公司乐风移动以0.9港元/股的价格,将所持8.97亿股酷派股份出售给威日创投,总代价仅8亿港元,乐视所持酷派股权从28.78%降至10.95%。其后,酷派CEO蒋超在接受凤凰科技采访时透露,未来乐视与酷派的剩余股权关系还将彻底撇清。

如蒋超所言,1月11日,酷派集团再次公告,乐风移动将所持的剩余酷派股权悉数出手,买方依然是威日创投,交易标的是5.5亿股酷派股份。至此,乐视系与酷派的股权关系清零。

酷派集团最新股权结构

“在互联网+时代发展趋势下,酷派与乐视的战略合作无疑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工匠精神’+‘生态化反’势必为酷派的长远发展注入强劲动力,也将为客户、员工、股东及产业链创造更大的价值。”2016年8月5日,手机行业老将、酷派当时的领军人物郭德英在给员工的一封内部信中表示。从那一天开始,郭德英将权杖移交给彼时的乐视董事长贾跃亭,自己安心退隐。

然而,一年半时间不到,物非人亦非,乐视与酷派均已换了面貌。随着乐视抛售完酷派的股份,二者最后的一丝关联断裂,其实在更早的时候,双方便已经一步步划清界限。

“收山之作,敬请光临”,2017年8月31日,贾跃亭为酷派找来的CEO刘江峰去职,酷派CEO一职由执行副董事兼副主席蒋超接任。2017年11月17日,在乐视资金链危机爆发一年多后,进入酷派董事局1年3个月的贾跃亭辞去酷派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及提名委员会主席等职务,此前已离职的刘江峰辞去非执行董事一职,跟随贾跃亭一同进入酷派的前乐视系高管阿不力克木‧阿不力米提也于当天辞任。

贾跃亭去职后,乐视副董事长刘弘接替了酷派董事会主席一职,至今还留在酷派的乐视系高管只剩下他一人。

酷派近年来高管离职不断

如今的乐视帝国早已分崩离析,贾跃亭当年筹谋的手机业务债务缠身、被孙宏斌弃如敝履;至于酷派,同样泥足深陷,市值暴跌至36亿港元,市场上已难觅酷派踪影,且酷派股票因2016年年度业绩报告迟迟未发已停牌近10个月。

这场两败俱伤的“婚姻”散场时,酷派CEO蒋超却坦言不悔。“两家公司的合作到今天为止,我们还是没后悔当初的战略选择。”在乐风移动第一次转让酷派股权后,蒋超接受凤凰科技采访时表示,“我们认为未来如果他(贾跃亭)能够走出来的话,我们会合作,会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

风雨两年半,可有赢家?

携手两年半,一个每况愈下,一个血亏;散场时,一个无言,一个说无悔。究竟谁拖累了谁?有无赢家?

2015年6月28日,乐视以3.508港元/股的价格从酷派创始人郭德英手里买下7.8亿股酷派股份,占酷派已发行股本的18%,总代价27.4亿港元(约合人民币21.9亿元)。就此,乐视高调入股酷派,一跃成为酷派第二大股东。整个2015年,酷派股价峰值也不过3.01港元/股,乐视给出的价格至少比当时市价高出16.5%。

2016年6月17日,乐视再度以1.9港元/股的价格从郭德英手里买下5.5亿股酷派股份,总代价10.5亿港元,乐视持股比例上升至28.83%,取代郭德英成为酷派控股股东。交易当日,酷派股价为1.53港元/股,乐视给出的价格高出市价24%。

2015年的手机行业暗潮涌动,随着运营商突然砍掉对手机厂商的补贴,运营商时代的四大手机厂商“中华酷联”均面临着巨大的风浪。面对着颓势明显的酷派,行业老将郭德英萌生退意。“郭德英想退出,也找过周鸿祎,但周鸿祎对酷派的控股权没有兴趣,他是想借助酷派的研发做自己的手机。郭德英后来找到贾跃亭,一拍即合。”手机中国联盟秘书长王艳辉透露。

郭德英退出时曾引发外界感慨

两次交易,贾跃亭送上37.9亿港元(约合31.6亿元)的真金白银,同时揽下酷派这个摊子,成全了郭德英的退隐之心。成功放下重担的同时,以远高于市场的价格套现31.6亿元,对于郭德英来说,这笔买卖十分划算。所以,也有业界人士将其解读为郭德英见势不妙、套现离场的故事。

1月11日,乐视抛掉手里剩余的酷派股份,出售价格没有公布,如果按照1月4日的0.9港元/股计算,总价约5亿港元。花37.9亿港元买进,13亿港元卖出,乐视两次投资共亏掉24.9亿港元,两年巨亏66%。

乐视入主时,曾为酷派带来不少想象空间。2015年乐视初次入股时,酷派股价连续两日涨停;2016年8月乐视控股酷派后,酷派股价一个月内上涨了18%,市值超过80亿港元。彼时,乐视的生态神话仍炙手可热,然而两个月后便遭遇了资金链危机。受乐视危机影响,酷派股价断崖式下跌,仅11月7日便下跌近20%,酷派市值一天内蒸发11.57亿港元,之后连番打击下酷派股价更是一路下挫至0.72港元/股,市值则跌至36亿港元。


乐视入股后,酷派股价有所起伏

乐视入主酷派的一年多时间,酷派推出3款新品,但没有一款能帮助酷派扭转颓势。酷派发布的2016年未经审计业绩报告显示,酷派2016年营收同比减少45.5%,毛利同比减少77.5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同比盈转亏、亏损42.1亿港元;而酷派2017年上半年营收同比锐减超过50%,亏损同比扩大6亿-8亿港元。

人才流失、团队离散,是酷派遭遇的又一窘境。“感谢多年辛勤付出的同事,感谢曾经同路奋斗的朋友,更感谢多年来和我风风雨雨一起走过来的高管团队和业务骨干。”郭德英写下这段话的时候,他应该不会想到总计离去不到两年,这些高管便已纷纷散去。2017年3月1日,酷派高层李斌离职,不到一年时间,酷派再次送走张巍、马麟、王俊民、杨永强等4位原酷派高管。此外,据界面新闻报道,酷派中国区的裁员幅度已经达到80%之多。

酷派陷入如今的局面,是因为乐视的拖累么?或许,即使没有乐视入股,错过大好时机的的酷派,也难以枯木逢春,一如如今的联想手机。【责任编辑/古飞燕】

(原标题:抛弃酷派:与乐视的两年半“婚姻”,谁拖累了谁?又成全了谁?)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抛弃酷派:与乐视的两年半“婚姻”,谁拖累了谁?又成全了谁?
酷派总部旧改项目仍停工 园区物业供应量大租金承压
网友评论

精彩评论